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Her name is Turing (AU) 32

复习前文:  (1) (2) (3) (4) (5) (6) (7) (8) (8.5)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一如往常的作者的废话:

** 高能:一女主是二轴。一女主是HIV 携带者。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32


和Finch 解除了婚约后,Turing 并没有马上就和Shaw 在一起。好几次Zoe都表明不明白她们二人究竟是在等些什么。

“你们是在等什么?不是都对对方有意思吗?为何要等那么久?究竟还有什么是不确定的?”

好几次Turing 好想告诉她,她也不知道究竟Shaw 在想些什么。她们不都摊开了说了吗?她以为…… 她和Finch 的关系告一段落后,Shaw 就会明白她的心意了?

Shaw不是也把自己最看得重视的初吻给了她吗?对了,自从那次之后,Shaw 再也没有吻她。

她开始担心,Shaw 是不是反悔了?她说的不在乎自己的往事、那些好听的话,是不是只是当时为了安慰自己才说的?

她猜测着。

直到某个夜里Shaw 拎着行李箱,在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摸上了她的住所。她一开始还以为Shaw 那么大胆想要直接同居,结果她只是表情冷淡地说: “I took that job offer.”

Turing  一时之间不清楚她要表达的是什么。 "What job offer sweetie?" 她忍不住就亲昵地称呼她,就好像呼吸那么简单、那么自然。

“The Machine. 'That' job. I accept that offer.” Shaw 简短地说。

Turing 马上就跟上了她的脑回路。 “Okay……” 她按耐不住失落的情绪,一颗心不停地往下沉。 “So…… you're leaving now? I assume.”

“I'll leave by tomorrow. Morning flight.” Shaw 表情模糊,让人看不清楚她的情绪。

“Okay.” Turing 真的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Can I come in?” Shaw 礼貌地指了指屋内,她不想站在玄关和Turing说话。

“Sure.” Turing 侧开了身子,让Shaw和她的行李箱一起进入室内。她完全摸不着她的思路。

“Finch 说我需要到瑞士接受培训。我越快掌握The Machine 的使用方式,就能够越快回纽约。”Shaw 把行李箱放下,外套也没脱就站在Turing 的身前,劈头就是一句。

“Sameen, you're losing me. Why are you telling me these?” Turing 知道她们虽然亲过、搂过,甚至差点出大事过,但她也很清楚,她们什么都不是。

“我…… 我…… ” Shaw 反常地口吃着。她平时都是有话直说的性格。她低着头,不敢看她。Turing看着她一时捏紧,一时松开,然后重复捏紧、松开的动作,像是终于鼓起勇气般的,她直视她的眼睛,问她: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等我吗?” 这也许是Shaw 这辈子最大可能做出的告白了。

Turing 先是愣住,然后在接近五秒后终于明白了整件事的大概。她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那你得快点回来,我很受欢迎的。”

“Shut up.” Shaw 翻了个白眼,然后把她按在沙发上狂亲。

她以为她们顺势下去最后也会把很多个夜晚前的事办完,但是也没有。Shaw 只是把她搂在怀里,然后说: “他告诉我说The Machine 能够100% 无偏差地照顾你的健康。Machine 也能根据你目前的健康状况,高瞻远瞩地预算到往后的一百步会发生什么事。我不知道人类为何能够发明出这么聪明的机器,反正我就是相信了。只要你…… 你可以健康地活着…… ” 她的话让Turing一颗心悬在半空中,她等着她把话说完,但Shaw 想了许久,还是抿住了嘴唇,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我会等你的, Sameen.” 然后当晚,她们把未完成的事终于都做完了。

Shaw 的表现是热情如火的,像是舍不得离开似的,和她像是干柴碰上烈火似的,非要和对方一起激情点燃,燃烧殆尽方休止。

直到Shaw 离去的时候,她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事后的清晨她为昨晚夜里的激情而悸动,同时也因为一早醒来而空着的半边床而失落。

她一遍又一遍地回想着Shaw 对她所做的事。她不太确定是因为那是八年许来她第一次的性爱,还是因为对方是Shaw. 

她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Shaw 一宿没睡,搂着她,亲密而眷恋地吻着她脸上的每一个部位。她可以迷迷糊糊地听见Shaw在她耳际,用低沉的声音说了一些事,但她一句也记不起来了。她只记得她低低哑哑地,来来回回地叫了她的名字,好多、好多遍。

于是在Shaw 走后的第三天,她实在快忍受不住这种煎熬。尤其是在Shaw 一抵达Geneva就给她留的voice message—— 因为她们隔着6个小时的时差,Shaw 抵达的时候,正好是纽约时间凌晨4点左右,她为了不吵醒她,所以给她留了语音信息。

“Touched ground, safely.” Shaw 的声音听起来很沙哑,似乎才睡醒不久。她甚至还可以听见飞机还在滑行的声音,可想而知是飞机一动地,她就给她留言了。 

她可以想象到这是Shaw 能够做的最体贴的事了。以她对她的了解,能够对她做出行踪报告,已经是Shaw 不太可能会做的事了。

她真的很想念Shaw. 她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于是她给Zoe—— 她觉得最可以信赖的人—— 打了通电话。

在阐述完整件事之后,Zoe的第一个反应是: “Seriously? Caroline. This is the reason why you woke me up 2 in the morning? REALLY? I thought you're better than that.”

她这才发现她太着急了,以致没顾忌时间,把她吵醒了。但她还是一本正经地说:“Come on, Zoe, aren't you my Risk Manager?” 这是Turing 能想到的,最好的答案。她尝试忍住笑的,随后还是要因为想象到Zoe的表情而喷笑了。大半夜的,她们就这样隔着话筒笑着,也没理会那个睡在Zoe身边因为被笑声吵醒而一脸茫然的Dr. Reese. 

“如果我是你,而我又确定这是爱情,我会直接飞过去Geneva, 和她待在一起。” 然后Zoe 认真地说明了自己的意见。

而Turing 从来不需要Zoe 教她第二步怎么走。Zoe要表达的已经非常浅白、清楚,就和往常一样。于是她拿起了护照,随便收拾了几件细软,朝着机场的方向走去。


(未完)


情人节快乐。

感觉迷妹们也散得七七八八了,就当做是没人看也要负责任更完的举动吧。

谢谢阅读。

评论(69)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