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Her name is Turing (AU) 20

作者的废话:

** 高能:一女主是二轴。一女主是HIV 携带者。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20


父亲走后的日子…… Turing 每次想起都还是会难过得喘不过气来。但她答应了自己会把所有的事都原原本本,不经过滤地告诉Shaw 的。中间有多少的难言之隐,她也不想再隐瞒。

Shaw 突然间动了下手臂,在她耳边轻声问:“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好吗?” 她的声音听起来好温柔,Turing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都听她这样对自己说话。 

但她还是免不了变得慌张。为什么?是不是Shaw 不愿意知道了? 

“为什么?你不想听了?” 她颤着声音问。

Shaw 只是一脸的自然。 “不是的。我想听。”

“那为何……” 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因为我饿了。” Shaw 说。 “然后我在想你刚才哭那么厉害应该也饿了。”

就这样?Turing 一时没办法反应过来。但被Shaw 这么一说,她确实是有点饿了。只是她没胃口吃点什么。

“而且我好像觉得你……” Shaw 皱起了眉头,脸上有点不确定。 “你似乎有点不开心?我不想你现在继续说下去。毕竟情绪大起大落的,对身体不好。就想说要不然我陪你去吃点什么,再送你回家?”

哦。她顿时明白了。Shaw 不了解感情,也不太有可能性懂得去体会别人的感情。这个她是非常了解的。过去她也尝试过Shaw 的不解风情。她一直都知道Shaw是个很煞风景的人。打从她知道她的问题后,她开始了解了Shaw不是故意的,她只是没办法去了解人的情感。

但原来Shaw的出发点都是善良的。而且她开始能够察觉别人的情绪。她甚至还能够感受到她情绪上的变化。她快乐地笑了,在心底默默接受她的 “煞风景”。

“我以为你会留我过夜。”

Shaw 看了自己的床一眼,诚实地说:“不行。我家没你家整洁。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下班回到家就累得躺在床上睡着。医院是个很多细菌的地方。而且偶尔还有陌生人…… 还是你家好。” 

Turing 笑了。她也有意料到她的回答。只是没想到从她嘴里木讷地说出来,却能让人觉得万分甜蜜。 

她看着Shaw,看着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看见了初尝爱情的小男孩,终于鼓起勇气去告白的样子。Shaw说: “我不知道这话应该怎么说。但我想知道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好的、坏的都想知道。我送你回家后,把你喂饱,你洗个澡换件舒适的衣服,然后你可以选择继续说,或者不说。但我是想知道的。然后你可以哭的,我会在。”

Turing 不知怎的就红了眼眶。她躲进了Shaw 的怀里,搂住她的腰。 “带我回家。” 


Shaw 听见浴室的水声骤然停止,想说Turing 应该是洗好了。

Turing 必须避开生食和没煮熟的食物。本来想在回来的路上给她带点吃的,后来还是觉得外食不好,就决定自己给她煮个鸡蛋、热个牛奶的吧。大晚上的,也不好让她吃过了。

她等着吹风筒的声音随着水声消失后响起。果然,一分钟后的时间,Turing开始在吹干头发。她觉得得意,忍不住傻笑起来。她不太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把她的事都记在心里。也许就是因为时常都在她家里吃饭吧。有时候Turing 洗澡她就等着她出来弄吃的,应该就是那时候把这些声音都烙在脑海里了。

她坐在沙发上等着她吹干头发从浴室出来。

她是有感觉到Turing情绪上的转变。所以她用她懂得的方式转移她的注意力。她希望是成功的。父亲在她眼前车祸丧命,她一点都感觉不到。她不需要担心如何面对死亡。从事这个行业让她明白很多人在面对亲人离世的反应都是悲伤的、难过的,但她就像个局外人,只能毫无感觉地旁观。

让她觉得害怕的不是Turing 的往事,让她觉得害怕的是Turing丧父后的悲伤。尤其是那么多年后,Turing 的声音,Turing的眼神,还是那么的悲伤。就好像她从来没有走出来过,就好像她从来没有好起来过。

Shaw可以面无表情,毫无怜悯,没有愧疚感地去告诉家属: “我们尽力了。” 但她不认为自己有能力去告诉Turing: “没关系的,有我在。” 她不太确定自己的存在究竟对Turing 有多大的影响。毕竟往前的那么多年,她从来都是不存在的。

但她仍然想陪着Turing. 她也许知道原因,她也许不知道原因。她感觉自己心里所有的城墙都在逐渐崩塌,但她没办法去阻止。她可能也不想再去阻止。

吹风筒的声音停下了。她回过神来,等着她从浴室走出来。

但没有。隐隐约约地反而是有人在啜泣的声音。

她的心好痛。她知道一定是她又哭了。不就几个小时,她的耳朵听力,都因为她的哭声变得非常灵敏。

Shaw 走到了浴室前面,迟疑自己应否敲门。她有点想念直来直往的自己。好不容易,她举起手来敲门。 “你还好吗?” 她问。

里头没有回应。但啜泣声停下了。

“我可以进来吗?” 她又问。

Turing 仍然没有回应。

Shaw 转了下门栓,门没有锁上。她看见Turing 只是掩着面,无声地在掉泪。她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反应。

直到Turing 抬起头来看她,她才终于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爱。


(未完)


啊。心力交瘁。

哦我可能是在吊你们胃口。我可能不是。我应该不是。

好啦。真的不是。因为我想说不要一次过说完,这对Turing 也太残忍了。

== 好吧,我的逻辑我有时也很不明白,也很无奈。

谢谢阅读。

评论(5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