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快捷键:(1) (2) (3) 


作者的废话:

** 昨晚那篇写得我整个人都空了。今天先来个小品。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很在意请回避。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那是一个发生在某日的故事。地点在纽约Brooklyn 附近一条人潮不多的街道。

Shaw 自从丈夫死后就接手这家餐厅。她给今天唯一的一个客人上好菜后,就坐在柜台看着店门口,想着今天的生意估计也是这样的了。她的心里有些惆怅,有些踌躇,主要都是不舍。

那天是当月的第三天。几个月前发展商已经收购了整条街区,想要把这一带发展成更时尚、摩登的街区。收了一大笔的赔偿金,店面的主人当然是要把店铺收回去的。还有27天,她就得失去赖以为生的餐厅,带着独女重新找个地方搬了。

目前街区已经一片死寂,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搬走了。

只有她还不愿意离开。

女儿倒是没有什么不开心的,听见要搬家还各种兴奋。Shaw估计是因为她还太小了,还不知道什么叫做离愁。女儿今年九月才年满五岁,她想着搬家后,要给她找所怎么样的新学校。

其实Shaw 也不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技能,凭着家传的厨艺和食谱,她绝对是可以轻松地在任何一家餐厅得到副厨以上的工作的。只是她不愿意朝九晚五或者轮班的上班生活,她更想要的是可以接送女儿上学、下学,陪着她成长的工作。她想着在别的区域重新开一家餐厅,但她资金有限。

世事都是这么地残酷不是吗?后来为了女儿,她肯定也是会去上班的。

说起女儿,她下意识地往店里唯一的客人望去,果然看见一身粉色的女儿不知何时早已拿着绘本和她一起讨论今天学校里发生的事。附近的孩子们都搬走了,这连续几天光临的客人成了女儿唯一的玩伴。

整个画面是很美好的。她也不自觉地认为。尤其客人长得很漂亮,戴着黑框眼镜,长卷发披肩,书卷味浓厚。一开始Shaw 以为她是教师还是博士、研究生什么的,但后来见她总是背着吉他,于是就把这些猜想排除了。也许她是个音乐家或者街头卖艺的艺人吧。

虽然女儿和她一见如故,但一开始Shaw还是有些戒心的,毕竟这城市被拐走的孩子不少,坏人也不是额头都写着 “我是坏人” 四个大字的。但女儿喜欢她,她对女儿也很有耐心,所以Shaw每次都偷偷在饭钱里给她折扣。

又到了打烊时间,客人拿着她随身带来的吉他来到了柜台。一手还牵着女儿。

“妈妈,姐姐说她明天就不来了。” 女儿Bear 不开心地嘟起了小嘴。

“为什么?是因为食物口味的关系吗?” Shaw看着身材高挑的客人,不解地问。

“不是。” 客人连忙否认。 “我也想继续来的。但我明天就得回到工作。一段时间都会很忙。” 她的表情也很无奈。

“哦,原来你不是本地人。” Shaw 抱起Bear, 将她放在椅子上。

 “嗯。我下次一有机会就会过来探望你们的。” 客人露出温柔的笑。

“Yeah!”Bear 高声欢呼,但一秒钟后又皱起了眉头。 “但妈妈说我们要搬家了。”

“真的吗?” 客人皱着眉头,视线移到Shaw的身上。

“这里一带都被发展商收购了,月底我们就得离开。” Shaw 抿着嘴,无奈地耸肩。

客人点头,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我明白了。难怪我来了几天,店里都只有我一个人。我还想说,明明食物都很好吃,为何没有人。”

Shaw 只是露出感激的微笑。“很高兴你说食物好吃。谢谢。”

“我是说实话。” 她露出不舍的表情。 “我来自一个小镇。My mom made the best tacos in the town. 你的手艺让我想起她。”

“那还好,你回家就能吃到了。” Shaw 不知道她眼里的愁绪代表什么。眼前这个客人看起来好孤单。

“不可能了。她在我还是Bear的年龄时就走了。Bear 让我想起了小时候,你……” 她还没说完,就被Shaw 的眼神看得把话硬生生吞回去。

Shaw 的眼神似乎在说:你试试看说我让你想起你妈妈。

“我妈过世后没人给过我这种感觉。” 她见Shaw露出不悦的表情,所以便转了个话题。 “请问你们之后会搬去哪里?”

“嗯,我想到别的城市比如 L.A. 看看。但还没有想好。毕竟搬到另一个城市费用不小,你看看我们这几天的生意就知道了,这也是一个想做却没办法去完成的事。” Shaw 不太明白自己为何就会跟一个陌生人说起这事。也许就是因为这客人已经连续三天都在这里用餐。也许就是因为大家有缘。也许就是因为Bear 喜欢她。也许就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莫名好感吧。

“我也许可以帮到你。” 她马上就翻找手提包。 Shaw 以为她要给她金钱资助,马上想要拒绝—— 因为她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帮助。但客人拿出的不是钱包,也不是支票簿,而是手机。

只见她打开了手机,点进了相机,笑着问Bear: “你会拍照吗?”

“我会!” Bear 接过了手机,按了快门,然后快乐地邀功。

“Nice.” 客人温柔地称赞,还摸摸她的头说她拍得很好。 “我数123,然后你拍我和妈妈好吗?” Bear 很乐意地答应。

Shaw 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她也不管她的反对,就开始数了123,一把搂住Shaw的肩头,重重地在Shaw的脸上亲了一下,保持了三秒,直到Bear 拍好。

Shaw 的第一个反应是想要闪躲,但还是没来得及。只见客人从Bear 手里拿过相机,满意地看了照片一眼,就接着打了一连串的字,最后说: “好了我发了。希望这样可以帮到你。我应该还有90秒的时间。请问后门在哪里?”

Shaw 还在迟疑究竟是给她一拳,还是给她指路的时候,Bear 已经指了指厨房。“There.” 果然都是女生外向。

客人热情地亲了Bear的额头一下,不顾Shaw的反对又抱了她一下。 “如果后来决定去LA, 一定要来找我。就说Taco, 我就知道了。希望会再见到你们。” 然后拿起吉他飞快地往后门跑去,就这样走了。

Shaw 才想起她根本还没有付款,正想喊住她,门口突然来了一群人。

“你是老板对吧?Root 她人呢?” 大家争先恐后地往店里钻,Shaw 完全不知道他们口里说的Root 是谁。待得众人确定里头只有Shaw和Bear之后,也没有马上就离开。

“算了,我们在这里等吧。老板,刚才她吃了什么?你给我们也来一份吧。”

Shaw心想,没事吧?我这都要打烊了。但这难得的人潮,难得上门的生意,她不做就真的傻了。于是忙忙碌碌地做了一个晚上的生意,直到她累得虚脱,直到客人们都因为找不到Root却付钱吃了Taco而回。

后来她终于搞明白究竟Root 是什么东西。

那是当邻居拿着手机问她: “你什么时候认识Root 还那么熟的?怎么没听你说过?”

她才看见那一张那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客人亲吻她脸颊的照片,附带文字写着:全纽约最好吃的Taco. 已经连续吃了三天。好喜欢老板娘。受到了最热情的招待。是个很美丽的女人呢。Hash tag ‘we look so good together’ 

“哦,她确实是连续来吃了三天。” Shaw 一脸的不以为然。但还是不知道为何大家都一直问她同一个问题。 

一直到了很多天以后,某天她上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其中一位每天来蹲点的顾客。 “到底她是谁?你们天天都来等她。”

“天啊!到底Root 是为何喜欢你啊?”

Shaw 快发飙了,到底这Root 是谁啊?

直到他们打开了她亲吻奖杯的照片。奖杯上写着很多密密麻麻的小字,她看不清楚。只大概看见了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 Sciences. Root.


*****

谢谢阅读。

PS: National Academy of Recording Arts & Sciences 俗称 Grammy Award.


评论(46)

热度(222)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2. Root、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