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Her name is Turing (AU) 17

作者的废话:

** 高能:一女主是二轴。一女主是HIV 携带者。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17


时间在消逝,但Turing 却怎么也等不到Shaw 留她的话。于是她勉强地牵扯了嘴角,露出了礼貌和抱歉的笑容,退了一步,想要离开这里。她是不应该没打个招呼就过来的,预想了Shaw 会发脾气、会不高兴、会凶巴巴地问她怎么知道她住在这里的,但这个结果是她所料不及的。

却被一把拉住了。

“没准你走。” 转过身,看见Shaw 一脸着急地捉住她的衬衫衣角,她停住脚步后,Shaw又马上握紧她的手,像是担心下一秒她就会不见的样子。

“You should leave.” Shaw 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只剩一下一条浴巾裹身的男子,眼里都是冷漠。

原来她是要他离开,不是让她离开。

棕发男子的脸上写满了讶异。

***

Turing 坐在沙发上,看着男子懊恼地穿上衣服和裤子,他的生理反应还是那么的明显,尤其他努力穿上裤子,却发现鼓鼓的一个物体挡在中间,裤裆拉链很难拉上来。男子又是懊恼,又是无奈地对上她的目光。她觉得很抱歉,是她破坏了他的好事。于是她轻声说: “I’m sorry.” 她的声音很甜,她的面部表情很温柔。皱褶的眉头表达她的歉意,男子清了清喉咙,尽量保持风度。

“It’s ok. 我不知道你们的事,但她肯定是很想你了。所以才会……” 他尝试理解那一个五官深刻、带他回家又在看见眼前这温婉女士后,一秒突变的情绪。

Shaw 从浴室走了出来,穿好了T-shirt和裤子,听见他们在交谈,马上走到了Turing的身边。她看着男子,一脸不耐烦, 像是在说:你怎么还在?却在看见他的懊恼后,忍不住觉得抱歉,虽然这种情绪对她来说挺新鲜的。但连续两天都不成事,想想如果她是那个男人,肯定是气得快杀人。“如果你想用洗手间,请便吧。” 

他开心地点头,马上就走进了浴室。这需求得先解决一下。要不然他这样走在街上也太尴尬、失礼了。

Turing 目送他走进浴室,还在想要怎么和Shaw 道歉的时候,下巴被Shaw托住,然后转向她。突然间Shaw深刻的五官轮廓就在她面前不到几公分的距离。

确定Turing是看着她的眼睛后,Shaw 语气坚定地说: “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开门之前,都还是前戏。”

Turing 露出了释怀的笑容,最后一个弧线变得甜蜜。“I know.” 

然后Shaw 拉开了距离,安心的点了点头。 “Good.” 然后她双手交叉,靠在椅背上,目光变得冷漠。“你要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何突然间出现在我家吗?还有,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哪儿的?”

“Sameen, 我打了很多次的电话给你。你都没有接。我想说你也许不想听我电话,或者把我拉黑了。所以就直接找上门,想说面对面解释也许比较好。至于我怎么知道你住在这里?人事部总管是替我工作的。” 最后一个解释非常合理。Shaw 点了点头。

“所以我这个员工的资料也并非完全是保密的。” Shaw 揶揄医院的官僚机制,然后恢复沉默。她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最后她抬起头,又一次对上Turing 明亮有神的大眼。 “我没有拉黑你。我只是把手机关机了。我在休假,不想被打扰。” 原来是害怕她误会。

Turing 点头。“抱歉,打扰你休假。” 低下头,这才看见她请假的原因。“手怎么了?” 她轻轻地碰了下Shaw 的手腕,让她把手放好,给她看清楚她的伤势。

Shaw 看着她紧皱的眉头,忍不住也皱起了眉头。“我以为我是金刚侠。结果发现我只是人类。” 她说了句完全不像自己会说的话,还想着要内心自我批斗一百次时,却在看见Turing笑开了的表情,觉得这话说了值得。 

“傻瓜。” Turing宠溺地说了句。然后牵起她的手,仔细地看了下伤口。一时心疼,她低下头,想要亲一下她的手指和关节,Shaw却连忙把手收了回去。

“You probably don’t want to do that.” Shaw 紧张地说。 “我刚才……摸了一些……东西……” 她不安地看了看浴室门口。

Turing 只是一脸表情古怪,然后吐了吐舌头。 “Okay.” 她不想指责她的行为。“Sam, we need to talk.”

男士刚好从浴室出来了。他说了句:“谢谢。” 然后拿起了外套就走了出去。

Shaw 把门关好后,又一次回到她的身边。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跟我说。但我想洗个澡。” 她握住她的手,力道有些大,看起来很不安。“我出来的时候,你还会在的对吗?”

Turing点头示意她可以等。 

Shaw 也跟着点头,然后指了指她的手: “厨房有洗手液,你也应该洗一洗手了。” Turing 只是笑而不语。

***

Turing 趁着Shaw 在洗澡的时候,想找个瓶子放玫瑰花,却找遍了一整个房子都没有看见适合的物品。于是她放弃了,最后决定把花束放在她的办公桌案上。

就是那时候她看见了一堆紊乱、没有排列序号的纸张,上面写了一些问题,一些疑似分析的字体。

字体看起来非常骄傲,但内容却是那么地卑微。

Turing这才明白了当Shaw 告诉她,她感觉不到的时候,究竟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Shaw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人。Shaw 感觉不到喜怒哀乐。Shaw 没有道德观念,所以她不会拒绝做出道德沦丧的举动。Shaw 没有社会价值观,所以她不会体谅别人的辛劳、痛苦,也不会感激社会的贡献。Shaw 没有愧疚感,所以手术出错了,病人死了,她一点都不会觉得是她的问题。Shaw 不会后悔,所以她对做出的决定都是从一而终,遵从到底。

Shaw 没有感情,甚至感受不了别人对她的感情。所以她一开始才把她拒绝得透彻。

但Shaw 竟然承认了她会自私,她会吃醋,她会不开心,她会觉得失去了什么,她会想念,她会害怕,她觉得被惩罚,她觉得没有运气,她觉得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她觉得被世界遗弃……

都是在遇见自己之后。

原来……原来那个她以为只有她在努力追逐的背影,也终于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看她了。

Turing 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尤其她听见Shaw 在她后面说: “你不应该看到这些的。”


(未完)

我哭了都。

谢谢阅读。

评论(46)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