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AASS 真人向 (AU):把悲哀感觉假设是来自你虚构 (3)

超链接:(1) (2) (3) (4)


3


Amy 还不太了解这整件事是怎么发现的。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站在Beverly Hills 的一个商场里。

本来她只是接了一通从L.A. 打来的电话,没想到竟然是一个让人难以抗拒的工作机会。更从来没想过这家电影公司不止在薪资和酬劳方面非常有优渥之余,就连其他的小细节都装载着满满的诚意。

当然她不是没有坐过头等舱。也不是她负担不起头等舱的价格。只是有儿有女,孩子们还小,和丈夫的协议就是手上若有闲钱,就以孩子的教育费为优先。所以当她知道是做头等舱的时候,免不了还是觉得很开心,毕竟出差竟然还能舒服出行,那时候她真希望可以把Jackson和Ava 都带在身边。

然后事情的开始就是隔壁位子的陌生女子突然和她攀谈起来。

 “Are you Amy Acker?” 陌生人问了这样的一个问题,她答了 “Sorry, had we met before?”,然后女子回答她说她是她演出赞助人的妻子,因为见过她的照片才认出来是她。基于感谢和礼貌,她一开始都是很客气地在与她交谈。

然后这个叫做Jenny的女士在几个看似不重要的问题后又问了她一个问题,然后Amy 感觉自己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把私事都告诉了一个认识不到一小时的陌生人。

对!就在她毫无防备下。坦白说她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个没有戒心的人,因为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不会愿意就这样和别人说起自己的事情。她基本上都不说。

但眼前这一个长得美丽,举止优雅,穿着运动形外套、瑜伽裤,却又踩着Jimmy Choo 的亚裔女子,一个问题、接着另一个问题,看似没有关联,却让她没办法不继续说下去。于是就是这样,她把心底最深处的秘密都告诉了她。她甚至还来不及反应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张纸条。

“你知道吗?Amy,我很喜欢你,真想和你多聊一会儿。但我妈已经派人来接我。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吧,好吗?碰巧我在Beverly Hills 有一栋房子,我会在那儿逗留几天,嗯……你来找我好了。嗯……就明晚好吗?我下厨,请你吃饭。我的厨艺挺好的。就这样说定了。明晚见。” 名字叫做Jenny的亚裔女子就这样说着,把纸条交给她,然后就在机场外坐上了一趟黑色轿车,走了。

糟了……她才发现刚才不小心把联络号码给了她。算了,就当做陪赞助商的妻子吃一顿晚餐吧。没什么的。反正她看起来是个好人。话不多,都在问问题。

她随着电影组的安排住进了靠近影棚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收拾好行李她洗了个热水澡,躺在床上和老公、子女讲过电话后,她开始回想刚才在飞机上的事。她们究竟是怎么一直聊到Sarah的?

她不太记得了。只记得她问她是哪里人,有没有来过L.A., 在L.A. 有没有朋友,然后她就想到了Sarah. 然后她们的话题再也离不开Sarah.

她不是没来过L.A.的,二十几岁的时候和她来过一次。只是一个短短5天的旅行。她们一起从Dallas开车到Hollywood,来回花了差不多70个小时。但那也是让她们感情突飞猛进的一个很重要的旅途。

只是后来她决定遵从父母的意愿,然后Sarah 黯然地离开了。一开始她们还有些联络,到了后来,她再也没有了Sarah的消息。然后Sarah 换了电话号码,她们从此就失去了联系。

十年来,每一年的生日,她都对着蛋糕许愿,有生之年,只要能够再见Sarah 一面,就够了。但这愿望,也从来没有实现过。她试过从Sarah母亲打听她究竟在哪儿,但她妈妈也许就是难过女儿被这样对待,对她也是充满恶意的。

但没有人知道头两年,她究竟是怎么挨过来的—— 她后悔了。她不想再听父母所说的了。她只希望Sarah可以回来。她会不顾一切和她一起的。但她就一直找不到她,一直、一直都找不到她。心灰意冷之下她到了纽约,认识了James,意会到她可能永远找不到Sarah了,于是,她在某一次他的求婚下,终于答应嫁给他。就在Sarah离开的第三年头。

她也不想再去回想。一直到今天这个神秘的女子突然又一次问到了重点,就好像所有藏在宝箱的秘密终于找到了钥匙,被开启出来,重新浮上水面。那些过去,那些眼泪,那些疼痛不已从来没有结痂的伤疤,被掀开纱布,原来都一直还在滴血。

晚餐后她坐在Jenny 的真皮沙发上,她可能真的就是这么地好客,因为她还特意开了瓶97年的葡萄酒请她喝。

“你还会想见她吗?”Jenny 漫不经心的一个问题,让她没来由地感到非常难过。

“十年来,再见她一面是我每一年的生日愿望。是的,我真的、真的很想再见她一面。” 她没对谁说过这一件事,包括她的父母,包括她的丈夫,包括她的朋友,包括Sarah.但她就对她说了。也许就是因为她表现得友善,也许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她就莫名对她有好感,所以就在那么短的时间内选择相信她。

Jenny 只是点点头,沉默了一阵,然后说:“你知道吗?我的妻子,在纽约赞助你们舞蹈团的那一个女子,大家都叫她, ‘Jenny最忠实的信徒’。”

Amy 没想过她会突然说起自己的事,于是很感兴趣地听她说起。 “为什么?”

“那是大伙儿帮她取的。一直以来,我在生意上必须下一些决定,有时候这些决定不是马上就看得见结果的。过程中很多人会怀疑我,但你知道吗?她从来就没有怀疑过,她总是以我的视角看未来。只要我说的,她都相信以后一定都会发生。我一直很感动她的陪伴,一直觉得我们只是工作伙伴。七年!整整的七年,我才终于明白那个一直跟在我后面的小跟班,有可能是爱我的。不管我说什么,不管我想要什么,我只需要开口,她就会尽全力给我办到,给我做好。她从来不相信我也有可能会爱她,于是七年来,她一点爱意,都没有表现出来。但我一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就马上飞到她所在的城市,让她给我说清楚。她知道躲不过,才肯坦白的。”

“有时候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没有发现呢?如果我没有逼她说呢?她是否就一辈子隐瞒感情了。我每次想起,都觉得很害怕。很害怕就这么错过了真爱。所以我想,不管结局是什么,我真希望那一个Sarah,可以听一听你在她走后,究竟过的是什么日子。或许你也可以知道她后来究竟过得如何。我觉得不管如何,你们都欠彼此一个解释,一个弥补心中遗憾的解释。”

“说得容易,Jenny.我甚至不知道她在哪里。” 

“你知道吗?明天下午4点左右,Beverly Hills 有个商场会举办开幕典礼。L.A.的人没什么特别,就是爱凑热闹,如果她在这里,也许她也会过去。其他的,就交给缘分吧。”Jenny 看着酒杯里的酒,最后一句是看着Amy说的。

于是第二天她来到了这个一早就挤满人的商场,漫无目的地走着。

直到那一个熟悉的背影突然从她眼前经过……

她站在人群里,没来由地湿了眼眶。


(未完)


谢谢。

评论(9)

热度(47)

  1. tianshengqs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