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AU): The Police & The ADA (8)

作者的废话:

** This is a total shameless piece of work. Please read at your own risk.

** 这是 AU. 人物设定参考 Law & Order: SVU

** 请各位在职律师、律政新人类、律政英雄求放过。此处不接受法律咨询和批评。我这里说了你还要来我保留追究权利。

** 最后,本人承认自己是完全变tai的,同时也是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8)


然而Shaw 并没有停止她对她的好意。

Root 实在无法理解她怎么又决定不讨厌她了呢?她不是一直很反感自己的办事方式吗?

可是她不想去问,她也下意识地不想拒绝—— 毕竟她没有逼Shaw对自己释放善意。于是她决定对待Shaw就好像其他自愿对她好的人一样,就好了。既然她没有强迫他们,她当然也可以选择不阻止他们。

但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应该是双向的。不是吗Root? 

她在心里不停地反问自己。

当然不是了。她告诉自己。她又没有逼她。她甚至希望Shaw 可以意识到这个善意是不可能得到回报的,她希望她知难而退。

然而她虽然想得很多,也觉得自己想得够完善了,但当她们又一次于警务大楼的电梯内偶遇时,她又开始迟疑了。

尤其当Shaw 没来由地问了句:“待会如果下班时间过了还是没有什么特发案件,你要不要和我们小分队一起到街角的酒吧喝酒?”

等等?整个小分队?不要!她想都没想就拒绝。

嘴上却不确定地问了句:“你这是在……邀请我?” 她可以猜想到自己的眼珠里写着和平时形象有多么不相符的惊讶。因为她可以看见Shaw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 

Shaw 点头:“对。我代表我们小分队邀请你。”

“你确定他们想看到我?” 她不确定地又问了句。预想到了Reese 或者 Fusco 突然间翻脸的情景,她觉得自己实在不需要没事找事,自讨没趣。

Shaw 迟疑了一下该不该说。最后她露出了坚定的表情。她选择说:“我是想,要不然大家都借由这机会做出改变吧?我们都应该有个机会去互相了解。身为ADA你有你的工作模式,我们查案的,有时候也只能依据案发场地去做出相对调整,每一个案子的背景都不同。有时候我们不是故意去破坏证据也不是故意以非法的途径取得证据的。之前我们小分队没有像你这样常驻在队里的ADA. 取证的时候难免容易踩过界线。我们确实是没你那么了解应该怎么样做,证据才算是合法、可以上庭的。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你觉得我们小分队都是冲动的人,也许这就是为何你对我们的印象都不好。可是踩线取证其实也让我们尝到苦果的。我们和你一样都不希望输官司的——因为那代表着真正的犯人有可能回到社会里去害人。 你一开始的铺排,让那个16岁少年在Grand Jury 说出杀人的苦衷,也让我们觉得你太功利,还把我们都当傻子耍了…… 不过那些也是历史了。重点是,我们和你都有着把犯人关进牢里的共同目标,所以更应该好好度过这个磨合期,你说对不对?” 

要是换做别人,也许会被Shaw 这一番真诚、感人肺腑的言论给感动。但她是谁?她是名校耶鲁法律学院毕业的,她不是相关的科系教授,也没有常驻或者偶尔讲课的经验,但她是个执业律师,她当然马上就能听得出来,这是Shaw事先背诵好的对白。虽然感觉有点蠢,背诵听起来有点生硬,但……贵在心意。不是吗?

除了见过Shaw对小众的受害者有这么温柔的表现之外,她就没看过她对谁这样说过话。

她想告诉Shaw:不,我和你们并没有共同的目标—— 她根本不在乎犯人的下场。她只在乎证据和案件相关证人的可信度。谁是真正的犯人,谁不是,她不想多费脑力去想。查案、取证是他们警方的工作;决定控诉与否、以什么罪名控诉、上庭会审是她的工作。她只想做好她的工作。

本着对法律的尊重和爱护,她坚信只要她可以尽最大可能、完美地完成她部分的工作,已经是对得起检控官的工作。至于受害者的后来,犯人的后来,都不在她的考量里面。她不是神。她并不完美。但是把工作做好是她绝对可以保证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才能有更好的前途,幸运的话,还有机会可以往政治方面发展。难道不是吗?

但她说不出口。她相信要是今天她和小分队是身份敌对的话,他们绝对会把她当成坏人看的—— 虽然现在的情况也没好多少,但他们的态度基本还算是友善的。某天换做她是辩护律师,估计他们就再也不会愿意和她有交集了。她不怀疑这一点。在他们眼里,她或许就真的变成了一个为了钱而帮坏人辩护的功利律师。

其实Root 想说,今天若换做她是辩护律师,她也会不顾一切、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地去帮她的当事人辩护。这都并不代表她是个坏人。就如她所说的。这些,都只是工作而已。事务所律师的存在,也是为了确保法律得到了平衡的维持而已。

罪恶的存在和善良应该是一样的,是共存的。两者缺一,都无法体现出这个社会里的完善与缺失。她认为人类应该具有分辨是非的智慧与能力。可惜的是……人类都是Bad codes. 他们包括她本身,都是上帝写错的编码,是错误和难堪的存在。她不相信美丽的事物。从来不。

但她心里有种感觉,Shaw也许会是她沿途中最美丽的存在…… 不。她拒绝承认。

电梯到了,她这才想起她要去的地方。她忘了自己还没有做出回复,便往外走了。却没想到Shaw也跟着她一起走了出来。

也许是Shaw 等得太久了,见她没回复,甚至开始陷入深思,还不给反应,所以直接跟了出来。Shaw握着她的手肘,感觉起来就是那么地自然,就好像她们的关系很好,是很熟悉彼此的朋友。Shaw 的声音有点低:“你是不是在想应该用什么借口来拒绝?”

Root 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不过…… ” 她今天穿着的是米白色的长袖立领衬衫,但是隔着衣服,她还是可以感受到Shaw指腹的温度—— 她知道自己应该拒绝。

但她还是忍不住点头了。

“那么待会儿见。” 她的小奶音弱弱地在空荡的走廊响起。


(TBC)


中秋节快乐

勤奋不勤奋?

嘿嘿嘿,人呢?

评论(2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