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AU): The Police & The ADA (7)

作者的废话:

** This is a total shameless piece of work. Please read at your own risk.

** 这是 AU. 人物设定参考 Law & Order: SVU

** 请各位在职律师、律政新人类、律政英雄求放过。此处不接受法律咨询和批评。我这里说了你还要来我保留追究权利。

** 最后,本人承认自己是完全变tai的,同时也是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7)


Shaw 记得就是这一起案件之后,让她更深入了解Root 这个人。她觉得这事之后,她俩的关系变得有点微妙。她不太懂得形容究竟是怎么个微妙法。但她知道自己变得能够接受Root的做法了—— 虽然有些不太照顾受害者与受害者家属的感受,但是…… 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够了。不是吗?

她记得后来有一次和Carter 一起组队查案。聊天中话题来到了Root的身上。

“你不觉得她做事的方法有点……不顾一切吗?” Shaw 试探性地问。Hmm......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是试探性地在问别人对Root看法。她不知道为何她要问。她不明白为何别人怎么看Root, 对她来说,竟有点重要?

也不知道是她心虚还是怎么,她竟然觉得Carter看她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但很快地,Carter 耸了耸肩,然后说:“你真要问我,我心里当然是希望每一个人渣都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但我总是很担心我捉回来的人,因为有钱就可以组个律师团,会钻法律漏洞,会逃脱罪名。但现在…… 这样说吧,她也许不是一个最适合当朋友的人,嘴里也说不出半句好听的话。虽然作风是狠了点,但是Shaw, 难道她和我们的目标不一致吗?”

Shaw 当然也能理解Carter嘴里所说的那些话。但是…… 她就是觉得哪里不舒服。看来Root 和 Carter都惺惺相惜。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但她还是不得不赞成Carter 所说的—— 虽然Root显得和他们小分队格格不入,但是她有的是方法把坏人都绳之於法。于是,这也应该足够。

于是,Shaw 决定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Root 一个机会,去多了解对方。以同事的角度。

 


那一名涉及多起拐带、诱杀女童的犯人,最后一直让他的律师丢出橄榄枝,尝试以在监狱里听到的犯罪情报交换转移到另一所监狱的条件。但是就如同Root所保证的,她都没有再理会。就如她所说的那样,她已经得到她要的,她不会再回头看他一眼。她是不可能会放过他的—— Shaw 不知怎的,就有这样的感觉。

后来,该名犯人在狱里因为被数名狱友强暴,而去世了。

小分队得知消息的时候,Root 刚好在小分队办公室里。她来,是想把明日上庭的文件拿下来交给Carter. 消息传达的时候,Shaw 很认真地观察Root 的表情,尝试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的表情—— 但没有。Root 的表情就好像死了的是个路人,和她完全没有关系。就好像她从来不曾见过这个人。

“Carter, 待会抽出时间上来我办公室。我得先和你预习明天辩方律师可能会问的问题。我知道你很有经验。但是辩方律师是我实习时的师父。你不会希望被他问到哑口无言。” Root 轻声交代了Carter 之后,放下文件,就往外走。

她一走出这个办公室,Shaw就能听见Fusco 问:“她该不会忘了就是她把那个犯人放在Rikers的吧?”

Shaw 没打算和他多说,她看见Root 一走出去,马上就跟了上去。

 


“Root. ” Shaw 的移速很快,虽然Root 长得比她高,走起路来很快。但是Shaw 是长期都在锻炼的人。不一会儿就追了上去。

她可以看见Root的背脊很明显地僵硬了下,但还是很快地就停下了脚步。

“请问有什么事吗?Detective Shaw. ” 

“你…… ”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间失去了言语能力。也许是Root的表情刺痛了她的心?Root 的表情看起来有点无奈—— 就好像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被Shaw以道德批判。

但Shaw是从来都不会同情加害者的人。她也许会觉得吃惊,也许会觉得惊讶,但她对坏人绝无同情。

“你是不是一早就预料到这个结果?所以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 Shaw 告诉自己,保持语调的平稳。千万不可以露出一点责备、审问的口吻。

就如她所预料的。Root 像是受过伤的小动物,她回答得很小心。 “我不是神。我没有预知的能力。”

Shaw 知道Root 一点都不信任自己。但她大概也能理解,这些也算是她一手造成的。 “告诉我。” Shaw 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请求,更多的是命令。她猜想下一秒Root会甩头就走,完全不想多加理会…… 但没有。

Root 的表情变得有点复杂。她看起来是有点纠结自己究竟该不该说。最后,她叹了口气。“我确实有想到这个可能性。但我没想到会发生得这么快。” 还是没有半分的感情。就好像一个机器人,在叙述一件事。Root 根本一点都不同情他在狱里的遭遇。

但这一次,Shaw竟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再因为她那冷漠的性格而生气了。“就这样?”

“我听见他求饶的声音了。但我实在是太生气了。他害了那么多人,逃过了死刑,还想在牢里安享晚年。我…… 我也为他的结局感到错愕。但我真的,一点也不为他觉得抱歉。” 

“So you think Josh deserved this? ” 

Root 侧过头想了想,然后认真地回答:“Nobody deserves to die in this way. ” 她停顿了一秒,然后继续:“但我觉得他的存在实在是让太多人痛苦了。也许……他的消失,也算是他能做的最后一件好事了。” 语毕,她一脸等着被反驳、批判的表情。

Shaw 意识到他们一群人让她受尽了委屈。她实在想不到什么安慰的话,于是她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了下Root的手背。就一下,然后把手抽回。“我觉得你做得很好。他确实应该有这样的结局。对我而言,不过是世上又少了一个人渣败类。结果是好的,就够了。” 她尝试释放善意。

Root 的眼里突然多了许多惊讶的成分。但也就维持了好几秒的时间。她没有接话,只是沉默地看着Shaw 充满的善意的脸,像在思考些什么。

直到她们都想起了彼此还有工作,才各自回到工作岗位。

 


回到自己办公室的Root, 一如往常交待了需要协助的部分给助理之后,便重新回到高如山的文件堆里。

看了几行,她发现自己已经无法继续工作了。于是她把眼镜摘了,把笔扔了,决定通知Carter 她明早再回来和她做准备。今天是没办法的了。

她觉得自己是无法在暴躁的情绪下正常工作的。

Seriously? What is this? She really needs Shaw to stop doing that.

Doing what?

THAT! 那些释放善意的笑容,那些释放好意的动作。她不需要那些好意。

为什么?

因为那些被Shaw 触碰过的身体部分到现在都还在该死地发烫!

她不是昨天才从幼儿园毕业的。她生活在一个自由的国土里。她当然知道那代表什么。

但是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和小分队里的任何人,有情感上的瓜葛。他们又笨、又蠢、又冲动。尤其是那个讨人厌的Reese! 还有那个超高道德指标的Finch! 还有那个时常把她当成坏人来看的Fusco! 最主要的还有那个看起来好复杂,一下对自己好,说话却很难听的Shaw!

所以现在是怎么了?她又决定要喜欢她了?

不不不不不!她不需要他们现在突然间喜欢她。她不需要别人的喜欢来把工作做好!

情感不行,单纯是身体的欢愉也不行!

This is highly unprofessional. 

Root 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绝不。绝不。绝不。



(TBC)

人呢?坑都凉了你们还那么冷淡我心悲伤啊。

评论也是爱意的表现啊。

评论(5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