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27

前文:点我点我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27


但Root 的表现就和Shaw 想的一样—— She just won't take no for an answer.

Root 把靴子脱了,然后换上她在这间家里,属于她自己的室内拖鞋。

“我保证我会离开你的视线。但是先让我解释清楚。 ” 她走到她的身前,仗着身高的优势俯视她。“We need to talk. ”

但 Shaw 不是一个在气势上会输给任何人的女人。不管对方是谁。不管她现在头有多痛。“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们需要谈一谈的?” 她当然知道是谁通风报信的。

然后就如Shaw 所预料的。Root 的语气有点心虚。“Zoe called. ”

“所以因为她给了你一通电话,我们就突然间需要谈一谈了?”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气些什么。

Root 面露难色。“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隐瞒的。只是…… ” 明明她在来时的路上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解释的,可是不知为何一见到Shaw,  一被她质问,就完全被打乱节奏了。

“只是你没想到她会告诉我,你们曾经交往的事?还是—— 只是你没想过,她会告诉我,你们还保持联络的事?” 她显得怒气冲冲,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在意她们一对已经分开的恋人,还会保持那么紧密的关系。她觉得无法接受,虽然这不关她的事,虽然再见亦是朋友。可是她还是无法按捺自己不停膨胀的怒气。

她决定把这一切归咎于头痛。

有那么好几秒,Root 感觉自己无法理解Shaw 的思维。但聪明如她,很快就搞清楚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她知道Shaw 这么生气,有可能代表的意思。

但她不想表现得过于武断。毕竟现在Shaw 看起来真的、真的、真的很生气。她不想火上浇油。

她决定换个方式。

“Bear 说你病了?是不是发烧了? ” 她决定先缓一缓,干脆先不回答她的问题。“吃药了吗?” 她伸出手想摸摸Shaw 的额头探温,但被Shaw 躲过了。“Sameen. ” Root 皱着眉头。 

“You said we need to talk. Then you should start talking, or leave. ” Shaw 别过头不去看她。她知道她的语气很差。她知道她的态度很伤人。但是她不想让Root 赢。

“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事。我会完全诚实地回复你脑里所有的疑问。我保证。” Root 说。“但是我得先知道你哪里不舒服了?吃药了没有?” 她的态度也开始变得强硬。但有别于Shaw 的是,她的强硬出自关心。

Shaw 肯定也是感受到了。所以她的态度放软了。“我头痛。”

“我们到沙发去坐着好吗?” Root 问。

“不要。” 她拒绝。

“站着不累吗?会不会头晕?” Root 又问。

“累。晕。” 她别过头继续不看她。 

原来是闹别扭。Root 努力忍住不笑。“好嘛。我累了。我本来在接受采访的,从接了Zoe 的电话之后开始心神不宁,主持人问我什么我都随意乱答。我从午餐开始就没吃了。你可怜、可怜我嘛。” 她嘟嘟嘴,露出委屈的表情。

“你活该。” Shaw 说。一听见她说Zoe 的名字,无名火又开始在体内四处乱窜。

“乖嘛。” 她拉起Shaw 的手,牵着她到起居室的沙发处。

这一次Shaw 没有再拒绝。Root 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她的姿态放软了。

 “So, ” Root 知道她的时间在倒数着。Shaw 是让着她,所以她也不应该太理所当然。“我猜想你不能接受的,是我隐瞒和Zoe的关系?”

Shaw 没有回答。但她可以从她的表情知道其实Shaw 在乎的就是这个。

“大概在十年前的时候,当时我还未成名。那时候我和Zoe 确实交往过。我本来是在纽约一家高级Pub 驻唱的。Zoe 是我当时老板的朋友。我们一认识就打得火热…… ” Shaw 的表情开始变得阴沉。她决定更小心地选择词汇。“她鼓励我过来L. A. 试唱,她有开唱片公司的朋友。于是…… 这就是我从纽约过来洛杉矶的经过。” 她觉得需要停一停,给Shaw 一些时间消化。

一段时间后,Shaw 主动地问:“后来为何分手了?” 她完全不在乎中间的过程,只在乎结果的跳动思维让Root 有点啼笑是非。

“我们那时候…… ” 她变得有点迟疑。

“你说过不会再隐瞒的,会完全诚实回答我的问题的。” Shaw 一定是看穿她的迟疑,马上就提醒她。

没错。她点头。 “我们差点结婚了。在L. A. 但是我发现,她没有想象中那么爱我,我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爱她。她的人生充满太多的选择;我的人生则充满无限的可能性。我发现如果我们真的结婚,以后一定会因为彼此怨恨而分开的。” 

Shaw 没想到她们的关系去到差点结婚的一个阶段,一时之间不晓得如何反应。

“所以我们分开了。” Root 轻声地说,注视点很远。似乎在想起当时的事。

“你们继续当朋友?” Shaw问。

Root 摇头。“刚开始提议分手的时候,她无法理解。也不想承认并不爱我。所以一开始我们是完全无法继续沟通了。也是近这几年,在一些宴会上碰面,也许是她更成熟了,也许是我也终于得到我想要的了,我们突然间又可以好好说话了。”

Shaw 点头。这和她之前告诉她的都一样。“所以…… 所以你们…… 现在?” 她不太明白自己为何会觉得有需要问清楚。

“只是朋友。” Root 的回答没有半点犹豫。“我不太明白她为何跟你说这些。她今天在电话里说她没想到我没告诉你,我和她之间的事。毕竟你现在是她的雇员,而我和你是朋友。而我和她是前任。她说她以为我有提前和你说,所以…… ”

这个点上,Shaw 是非常赞成Zoe的。“对。为何你没说?”

Root 侧过头思考。

Shaw又一次提醒她。“你说了不会骗我。”

“因为…… 因为我不想你以为这是我和 Zoe 的把戏,但我又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得更清楚。把你从纽约聘请过来完全是Zoe自己的决定。她是个商人。她只做对自己的生意有意义的事。所以她聘请你这事,我也没有预先被知会。我是当晚看见你的委任书才知道的。” Root 把心里的隐忧说出来的时候,顺利划掉了Shaw 心里的第二和三的疑问。

“所以你和Zoe 的事,因为直接牵涉你的性取向。而你是个歌手,怕歌迷无法接受,是不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刻意隐瞒?” 她似乎可以开始理解Root的苦衷。奇怪,她怎么开始觉得头没之前那么痛了。

“没错。” Root 点头。“我的性取向直接影响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我的一整个团队。他们是靠我吃饭的。我总不能…… ”

“所以…… 是因为你不相信我?觉得我会出卖你的秘密?” Shaw 可以做出的结论就是这个。

“Sameen. 请你尝试了解,” 她握住Shaw 放在腿上的手。Shaw 任由她。“这事牵涉的不只是我一个人而已。Zoe 从来没有出柜——虽然我们差点结婚,但是我们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她背着家族生意,不能随便出柜。牵一发动全身。而我?我还在柜子里。我之前还有交往过一些人,她们有的是歌手、有的是电影明星。我之所以到今天都还能够全身而退是因为,大家都有一样的,不能说的秘密。我不能随便出柜因为…… 那么群众会开始把点连接起来…… 不过…… 一直到不久前,我也开始觉得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谁该知道就知道吧。”

“那为何这些 ‘谁’ 不包括我?” Shaw 还是耿耿于怀。

Root 变得着急:“不是的!那是因为如果一开始就说清楚,我担心你就不会让我靠近了,更别提让我和Bear 见面。你知道我多喜欢那个小女孩! 还有,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直接就跟我说了你是straight, 我就完全不敢告诉你了。后来……后来的日子里,我根本找不到借口和你坦白…… ” 她停顿了一下,发现自己的音调开始上扬,她做了个深呼吸,开始恢复音调。“I'm gay. ”

There, she said it.

然后Shaw 一个明显往后退的动作,伤透了她的心。


(未完)


够 drama 了吗?我本来就想这样写。

如果不符合你们想要的,别 pia 我。毕竟 The L Word 不会在这里上演。


谢谢阅读。

评论(55)

热度(83)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3. 知足の小草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