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20

前文:点我点我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20


那不是一个亲密的拥抱。虽然她们之间没有空隙。

Root 从侧面把 Shaw 搂住—— 张开双臂把她肩膀、手臂围住,然后拉向自己的胸前。Shaw 看起来很强壮,但其实体格很娇小。Root 一个围住的动作,便把她整个人圈住了。

她的额头抵住Shaw的太阳穴;她的鼻尖抵住Shaw 的耳鬓。她知道她不应该在别人没有同意的情况下无缘无故搂住别人。但她觉得此时此刻她就不想再理那么多了。

她等着。等着 Shaw 回过神来一拳打过来。或者把她推开。或者赶她出去。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她可以感觉到 Shaw 原先紧绷的肌肉在她怀里放松,直到Shaw 把身体的重量都交给她。

“为什么抱我?” Shaw 问。她的嗓音很低,有些沙哑,但更多的是哽咽。虽然她掩饰得很好,但Root 发现只要她仔细地去聆听,可以听见她的鼻音,带着水声。

Poor dear. Root 觉得她的心碎了一地。“因为你一个人撑得太久了。我就想给你一个拥抱。告诉你,你做得很好。”

And that's it. 

她也许是说到点了,她也许是戳中Shaw 的痛处了。

因为Shaw 在下一秒,又恢复了紧绷的状态。

“Why do you care so much?” 她的话语充满着浓浓的警戒心。

And Root thinks she just ruined it. 

她松开她的手臂,回到她本来的位置。

“Seriously, what keep you coming back? ” Shaw 追问着。“我不觉得我这里有你要的东西。我和Bear, 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 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寂寞、好自卑、好渺小,让Root 差点又一次抱紧她。

但Root 努力克制自己。

“I'm sorry. ” 她为自己的失仪道歉。却发现Shaw 两颗晶莹剔透的眸子正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她不像是在生气—— 虽然她的声音听起来是被冒犯了。但她的眸子写着更多的,是疑问,是好奇,是期待,是…… 开心?

“I uh...... ” Root 开始动用平时没什么用到的八核速脑力,她需要一个充分的借口。但她很快地就否决自己想要撒谎的心。

After all these? She just can't lie to her. Not after Shaw being this honest to her.

“你让我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这真的不是一个谎言。她也许没有100% 地诚实—— 因为她不想现在马上就被 Shaw 判死刑—— 但她确实很喜欢 ‘和Shaw 成为好朋友’ 这个想法。“我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因为我有两个同性恋父亲。纽约虽然是个大城市但我面对的还是不明白事理的小朋友。我的性格也不太容易接受别人,所以我猜想一直到成年,我都没什么聊得来的朋友。”

Shaw 看起来有点惊讶,但是没有打断她的说话。

“一直到我过来洛杉矶发展。我猜想这个行业本来就不适合交朋友的。他们要嘛是你的对手,要嘛就是对你有所要求、期待的人。我也有几个长期都留在身边的人,比如说 Martine, 我的经纪人。但也许是工作的关系,她考虑到的,已经不完全是以 ‘我’ 这个人为前提了。大部分的时候,她更关心的,是 ‘Root’ 这个object 的前景。 ” 她巨细无遗地诉说。

“我需要一个朋友。我小的时候不曾有过这样的觉悟。我对人没有期待。我甚至觉得所有人都是 bad codes. 写错的电脑程序、错误的音符、走调的曲子。一直到我功名利就,才发现原来站在顶端,没人分享,是那么地寂寞。” 她坦诚相告。“但我还是不愿意和一群我认为是为了我的名气才走近的人深交。因为我不喜欢被别人利用,也不喜欢被别人有所期待的感觉。”

“And? ” Shaw 开始有点明白她要接下去说的话。

“当我走进你的餐厅,发现你和Bear 竟然完全不知道我是谁。我有种…… 我觉得很舒服。也许是你的关系、也许是Bear 的关系,也许就是因为你们是这样的一个组合,你们身上有些东西,让我觉得很安心。我喜欢待在你们身边…… 我想待在你们身边。” 她说,带着恳求的语气。 “你知道我就是单纯地和你们待着,都能充满灵感去作曲。我喜欢这种感觉。” 她皱着眉头,扁着嘴,可怜兮兮的样子。“Please don't make me stay away.”

Shaw 也许是完全没有想过她会这么老实地吐露心声,一时之间愣住了。Root 这么真诚的一番话,犹如突如其来卷起的十尺巨浪拍向她,她没遇过相同、类似的事,于是她沉默了,不知应该如何应对。

直到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所以这些…… 你这些举动,都是因为你希望和我们做朋友?”

Of course no.

“Yes. ” Root 睁着无辜的大眼,诚恳地点头。

 “Well...... ” Shaw 低头想了想,似乎在考虑些什么。她有点迟疑,尤其是想起了 Root 那一小众疯狂的迷妹。 “但是你的粉丝们会不会像上次…… ”

“不会。” 她说了之后马上觉得自己回答得太快了。“我会尽量确保他们明白你们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你们的隐私是我很在乎的课题。” 她马上补充。 “你放心,我的粉丝他们其实都很乖的。”

Shaw 觉得单单Root 的承诺还是不足够的。她想拒绝的。却想起了在机场的时候,听见的Root 的那一首新歌。

她无法拂去心头那种紧得难以呼吸的感觉。Root 的声音充满孤独,就好像她嘴里说的一样,她需要友情。她想起了在纽约时候,Root 独来独往的身影…… 

也许她就是心软了。也许她就是感激 Root 为她们母女俩所做的一切。也许她就是感动 Root 不辞劳苦、不畏拒绝地跟在她们身边的举动。

“Well, I think I could use a friend too. ” 她笑,虽然笑容有点僵硬但她是真的在笑。“自从我的丈夫去世后,我唯一的朋友就剩下Bear. 虽然她也是我的女儿。但她毕竟是个孩子。我也需要一个成年人的朋友……”

然后 Root 欢喜地又一次把她抱住。

“Thank you, Mrs. Shaw! ”

“Sameen. ” Shaw 没有推开她。反之,她也伸手搂住她的背。那时候她的心里是这么觉得的。只要在她能力范围所及,只要她可以让Root 眼里的孤独一扫而空,这一切,也许都是值得的? “Name is Sameen.”

Root 甜软的嗓子马上就在她耳边响起。“Sameen.”

Shaw 发现她倒是不讨厌她叫她名字的感觉。

 


送走了Root 之后,她梳洗好,便回到房里,准备休息。

然而当她看见桌案上还放着的丈夫的照片时,她忍不住就拿起相框,笑了。

“Hey. I'd made a friend today. I hope you don't mind. ” 她无法控制住上扬的嘴角。“她很漂亮,也很有才华,是个著名的歌手。她叫做 Root. ”

她对着照片说话,仿佛他就站在她面前一样。

“最重要的是,” 她顿了顿。“She cares. Like you do.”(注)



(未完)


这部分结束。

注:用了 you do 是因为对 Shaw 而言,丈夫从未曾停止关心过。他从来未曾离开过。

今天有点晚了。希望大家还是持续性地点赞、评论、表达爱意和不要脸地夸我。

晚安。


谢谢阅读。

评论(71)

热度(104)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