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_n

You can go your own way. Go your own way.

SHOOT (AU): Root, the Pop Star 19

前文:点我点我


作者的废话:

** 没有人二轴。没有人骇客。没有人特工。只有迷妹。

** OOC  免不了,毕竟这是 AU.

** 这篇文没有人是英雄,没有人要拯救世界。

** 最后,本人是完全业余的。剧情是完全经不起推敲的。错字和排版上的失误请见谅。


19


“Why? ” Bear 反射性地发问。却马上又自觉自己的不对,低着头,不安地看了母亲一眼。

Shaw 果然很不高兴。但她紧闭着嘴唇,没有作声。

“I don't know. ” Root 抿嘴,故作坚强地笑。“Hey! But i have 2 daddies!” 她想告诉她们她在年幼的时候,母亲在某个早晨就一睡不起的事。但考虑到Bear 的年龄,她决定把沉重的话题转移到自己父亲们的身上。

而 Bear 这个孩子的注意力,果然马上就被 ‘2 个父亲’ 的言论吸引住了。

“What?! ” 她兴奋地问。但随即便嘟起了嘴巴。“不公平。我没有爹地而你竟然有两个。” 

Uh-Oh. Root 不自觉地把视线移到 Shaw 的脸上—— 发现她沉着脸,目光直直地盯着空荡的盘子—— 很明显她的话题勾起了Shaw 的伤心事。

但Shaw 很快地就从发愣的情况恢复。 “大家既然都吃饱了,要不然我们就移到客厅好吗?” 她的声音比平时低了好几个音,听起来很平稳,不带一丝感情。

Root 却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眼里的伤痛。

 


Root 和 Bear 在起居室看了回卡通节目,时间很快地便来到了夜里九点左右。

“Bear. ” Shaw 平稳的声音在客厅响起。

Bear 不用细想,便认出这是她母亲让她刷牙、洗脸,准备上床睡觉的时间。她不是没想过和她争论—— 明天不用上学,而且她难得见到Root —— 但她懂事地理解到刚才她提起了爹地,妈咪肯定又难过了。她不想再表现得像个不听话的孩子,让她变得更难过。于是她低着头,嘟着嘴,从沙发上站起身来。

“Hey, it's nine. ” Bear 对着Root 说。“我需要去睡觉了。妈咪说好孩子早睡早起才会变得聪明伶俐。” 

“我小时候也是九点就上床睡觉的。” Root 点头。“你乖乖听话照做,长大就会变得和我一样聪明。” 

Bear 被她一本正经的表情逗笑。“You're funny. ” 她露出不舍的表情。“我们还会再见吗?”

“当然会了。傻瓜。” Root 把她抱住,在她额头上亲了下。“Good night, Bear-Bear. ” 

Bear 笑得更开心了。“我喜欢你这样叫我。Good night, Root. ” 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Shaw 站在走廊等着女儿和 Root 道晚安之后,朝她走来。她的视线刚好对上Root 的。Root 不自然地也跟着站起来。

“你想休息了吗?我可以先走的。” 她不想在第一次就过度打扰她们。

Shaw 摇头。“我们还有开好的红酒没喝。你先喝?” 她指了指沙发。“我安顿好她再过来。”

Root 点头,脸上挂着傻笑。

 


“Hey.” Shaw 的声音在宁静的客厅响起。

“Hey.” Root 抬起头来看她,也软软地应了句。

Shaw 在她身旁的位子坐下,Root 发现自己很喜欢沙发因为Shaw 的体重而下陷的感觉。她把倒好的酒交到Shaw 的手里。

“她睡了吗?” Root 脸上挂着温柔的笑。“一点脾气都没有?”

Shaw 喝了口酒,细细品尝了一番之后,把酒杯懒洋洋地握在手里。“她是有稍微投诉了一阵关于我们能够独处而她必须上床睡觉的事。” 

Root 被她满不在乎的语调逗笑。“五岁孩子还是乖乖睡觉吧。”

Shaw 只是跟着露出微笑,没打算接话。

空气是沉默的。但沉默竟然是舒服的。Root 有点讶异她们两人之间竟然能有那么舒服的独处。但她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于是她拿起酒杯,舒服地靠在沙发椅背上,一口、一口地品尝红酒的香醇。

直到Shaw 的低嗓又一次响起。“So...... 2 dads huh?”

她点头。“嗯。后来我被养父收养了。” 她不愿意故意提起他们的取向,毕竟,这很明显。

Shaw 也没问。 

“我可以问吗?” Root 还是按耐不住好奇。

Shaw 像是明白她即将要问的问题。但她没有点破。只是点头。

“Mr. Shaw...... Bear 的父亲?是怎么…… ” 她后来觉得自己不应该尝试窥探别人隐私,于是问到一半,就决定不问了。

Shaw转过身来,直视身旁坐着的Root. “胰脏癌。从病发到过世,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发现得太晚,医生说没得救了。” 她的语气平静得像是在交待别人的事。

但Root 可以深切地感受到,虽然短短一个月对Mr. Shaw 是极大的恩典—— 不用拖拉太久—— 但是太快了。来不及去珍惜的、有限的,怎么都不够的、剩下来的光阴,在Mrs. Shaw的心口,肯定留下无法弥补的伤口。

“How old was Bear?”

“一岁零五个月。” 她记得清清楚楚。“但她的记忆里完全没有他的存在。她不记得他。其实也挺幸运的。她不至于太伤心。”

“But you do.” Root 说,温柔的眼眸充满同情。

Shaw 点头。“我记得我很伤心。他不只是丈夫,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他从我有记忆就存在的。我们一起上学、一起创业。他是个厨师,我的厨艺都是他教的。“ 她顿了顿,没有马上继续说下去。她深呼吸了几次,感觉心情比较稳定了,才继续笑着说:”你说你喜欢吃的那个Taco? 也是他教我做的。”

Root 开始觉得缘分妙不可言。“真的吗?”

Shaw 难得温柔地笑了。“所以当你不停地重复说你喜欢吃的时候,我觉得很安慰。他虽然不在了,但他留下的厨艺,却让世界上的某个人,勾起了难得的回忆。” 她低着头。“这让我觉得,他并没有真正地离开过。”

也许就是气氛很好的关系,也许就是彼此敞开心胸交换往事的关系,Root 一时动情,将她搂住了。

 

 (未完)


还有一部分。


谢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76)

  1. 阿壳壳壳儿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angela_n 转载了此文字